【婳桜】草莓

只容岁月_蔺容止:

#草莓#


     「她尝起来比看上去好多了。」


       语婳现在正在思考如何用自己自成体系的一套奇妙的比喻去形容即将要见面的「女朋友」,因为那个人目前还只是她「女性」朋友。她坐在并不高甚至还有一些矮的椅子上打量着酒店的门口,这样的沙发刚好可以让她的两条都恰到好处地落在地面而不显得难看,每当有人推门而入,她都会仔仔细细扶正自己的眼镜打量一番,接着再次陷入沉思之中,直到那个穿深色连衣裙的长发女生径直走向酒店前台而不是用余光暗中观察她身上的小粉裙和白丝袜时,她也瞬间给了那个人一个恰当的比喻「她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海里捞上来的海带」。


       熟悉语婳的人都知道,这个从小就对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有着到了自恋程度的自豪感,鉴于她曾经试过用相同的几句话把她中学时代的两任班主任气得哑口无言甚至想要动手,用一句话让大学时代的副教授在四个班的选修大课上颜面无存,她很任性地将这个「海带」,她等了许久的女朋友,挂在了一个「需要向语婳道歉并哄她开心」的位置上,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要做什么。


        在接触「JOJO的奇妙比喻」之前,语婳的比喻水平已经到了超凡脱俗甚至于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步,如果她形容你是「水箱被堵了的抽水马桶」,这意味着你已经从里到外都恶心透顶;而如果她对你说「你是个看到太阳的向日葵」,别怀疑这不是赞美,或许你应该把你已经和天空平行的脸放下来学会如何用尊重对方的态度与她讲话,而不是因为第一眼看上去这个小个子没什么用处就忽视她的攻击能力。

        好吧,语婳的确有一个缺点能够让她一直努力构建的「帅气」形象瞬间崩塌,只要你送给她一盒草莓,或者一块蛋糕。「我觉得甜点的意义不在于当成酒饱饭足后的点心,事实上应该是我的主菜」,在她面无表情地和一个足够一家三代六口人同时享用的生日蛋糕约会时,她这么说道;「你别以为用一盒草莓道歉我就会原谅你,事实上至少需要十盒」,这是她毫无廉耻地「抢走」别人的礼物时的经典台词;而一旦你侵犯到她的草莓和甜点,无论是让她皱眉的花式馅料麻薯,又或者是能够让她丢下论文的草莓鲜奶蛋糕,上帝保佑你,你会和语婳有一场亲密接触——这种亲密接触包括被语婳举着凳子满校园追赶和被语婳掐着脖子试图让你吐出完整的食物——原谅她吧,她除了维护自己的帅气形象只有吃甜点这一个爱好了。虽然每年的身体检查都会让语婳下定决心控制饮食,但这种决心的时常往往不超过一小时,而后你就能看到从医院出来的语婳拐进了一家蛋糕店。


       而现在,她的女朋友不仅不是一种美味的点心,甚至是语婳最讨厌的海洋食物时,这意味着下一秒她就会立刻转身离开这家酒店,庆幸的是那个人终于回过头来还抱了她一下——虽然有令人尴尬的身高差还有语婳被雨淋湿的脏兮兮的裙摆。


      「哦这个不解风情的海带竟然主动抱了我她终于意识到她的女朋友已经等她很久了吗该死的海带竟然头发都还是湿湿的完了这阵子狂吃甜品吃出来的腰被人搂了我再也不是帅气逼人英俊潇洒的语婳了」瞬间语婳的脑子里呼啸而过的想法在那人的一句「也不是很胖」中停滞不前并且完全清空,妈的你死定了,你竟然敢说你女朋友身材不好——语婳偷偷踮起脚努力让自己和「海带」的视线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嘴角勾起一个看不出是喜是怒的弧度:「我们可以回房间了吗?」


        如果说语婳「帅气大业」的第二敌人是甜点,那么她的自身条件便是最大的阻碍,鉴于她现年已经二十出头却永远停在十二岁的身高和一张即使生气也毫无杀伤力的脸,只要是语婳的熟人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嘲笑她「偷穿妈妈衣服」的时刻,而后来「海带」也的确说了相同的话,在语婳半年后的元旦晚会时穿了长款晚礼服时。


       一关上房间的门,语婳迫不及待扔下自己的行李箱和书包雨伞开始脱衣服——这似乎吓到了那个看起来高了她十几公分大了她十岁的高冷女朋友,而语婳在扯下自己身上的裙撑时淡定地回了一句:「我需要洗澡,马上。」天知道她现在有多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身上糟糕的旅途中的尘土洗得干干净净,神清气爽以后才能对「海带」实施报复。处女座的洁癖让语婳放松了自己的警惕心,事实上她也认为自己在女朋友面前不需要保持自己孤身一人旅行时的警惕心,所以语婳扔下了自己的手机,在床头柜上。


       等语婳后来某一天在群里看到「海带」偷拍的自己手机聊天界面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大错特错,不过那时她们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去怀疑任何不必要的人格事了。


        而当下,等语婳披着湿淋淋的头发出来时,她只能看到乖乖坐在床上的女孩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然后听到对方说:「我刚才直接check in的样子是不是太帅了?」等等,这家伙在说什么!语婳认为自己刚才洗了澡所以耳朵有点听不清——这家伙原来是在耍帅吗?镇定,你是个成年人,别被小孩子的恶作剧欺骗了。语婳面无表情地在脑海里扇了自己一巴掌:「老子真被你骗了。」


        对面的「海带」用一双狗狗眼望着自己的样子实在让人生不起气来,尽管还有点介意她刚才故意不看自己,但语婳已经决定用「凉拌的秋葵」代替「海带」,毕竟这对自己有些危险的血压有好处,这种想法在她接下来的晚餐——「海带汤」和「秋葵」帮她挑选的「适合老师穿的衣服」时顺利回到了原点。


       语婳有些头痛,对于自己女朋友的有毒审美和糟糕的语言能力,她觉得比中学时代的物理和数学更让她招架不住。谁能想到「秋葵」在一整天的迪士尼行程以后竟然很有精力地一本正经模仿起了她随口讲的大学时代的现代汉语课的发音练习,有精力去对语婳拍的照片进行修理,当然这也让语婳放弃了在心里指责她的行为,「虽然还是很让人介意,但她毕竟不是看上去那么高冷。」语婳默默把「秋葵」划了去,加上了「苹果」。


        语婳发誓她这一生中做过的最羞耻的梦都是关于那张离她一米不到的床上睡着的人的。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尽管看起来不太像,如果已经住在一起两个晚上,你除了只牵过你的女朋友一两次手什么都没做以外,这意味着你的恋爱也只能止步在梦里,尽管昨天你们一起看了狮子王的表演,一起观赏了Stark工业的伟大成果,甚至你还偷偷摸摸看到她在洗手间换衣服的样子,但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你想要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告白「具体见前篇《所谓告白》」,正是因为这个你才有勇气将毕业旅行定在她居住的地方,才有勇气从北向南横跨大半个中国,才有勇气烦恼如果「苹果」只是「苹果」,那她应该怎样过完接下来的几天时间?


        凌晨就醒来的语婳小心翼翼地在对方醒来后可怜兮兮地要求和对方共处一床,理由是「我冷」——饶了她吧,在她决定做出告白时已经完全没了智商,她想象过被拒绝被推开甚至被赶出房间,也明白自己想要的其实比生日时得到甜点大礼包要多得多,比她写过的最虐最无奈的文章都要更加艰难更加富有挑战。尽管那个人两年前曾经让她第一次放下自己的骄傲扮演一个粉丝去接近,让她第一次摆脱身上「对一切事物冷漠不已」的标签去和无数人对抗只为了努力维护她想要保护的对象,第一次真真实实想要正视自己的感情——上天保佑,她吻了她的女孩,月桜。


       「她尝起来比看上去好多了。」语婳的吻实际上烂透了,原谅她糟糕的前二十一年根本没有和其他人做过同样的事情,大学时候被室友强行亲吻过脸颊不算,那时候室友湿漉漉的唇印在她脸上时她只想着把脸洗下一层皮,而现在轻飘飘的一个算不上是吻的嘴唇触碰,却让她觉得自己像吃了「五月的草莓」一样开心,这是她的草莓女孩,她没有把她推开把她踢下床把她赶出房间!对方的反应让语婳更加肆无忌惮,身体的接触仿佛如同梦境一样迷蒙不清,直到听到那人肯定的回答,她才如梦初醒,转而笑道:


      「你尝起来像五月的草莓。」


        语婳最喜欢每年五月时的草莓,没有熟到还没触碰就迫不及待染红手指的程度,新鲜的绿叶带着细小的绒毛覆盖着鲜红的果实,摊在手心时是乖巧的小小的个,而一口咬下去酸甜甘美的滋味在口中弥散,就像是她亲吻最爱的月桜时一样。


【彩蛋】


——所以这就是你就买了几柜子的草莓裙子的理由?


——不是还有樱桃和甜点吗?

评论
热度(6)
  1. 月桜只容岁月_蔺容止 转载了此文字

© 月桜 | Powered by LOFTER